推动长江经济带创新驱动发展迈上新台阶-9游会

汇集中国顶级高端智库研究成果,一站阅读中国智库优秀文章

推动长江经济带创新驱动发展迈上新台阶

2022-01-07 09:55

  创新是引领发展的第一动力,实施创新驱动发展战略是实现高质量发展的迫切要求。长江经济带横贯我国东中西三大区域,覆盖11个省市,地域面积占全国21.4%,人口占全国的40%以上,经济总量超过全国的45%,科技教育资源丰富,产业优势突出,是我国创新发展极具活力的地区,在我国科技强国和现代产业体系建设中占据重要地位。

  资源丰 活力强

  长江经济带创新要素汇集、创新主体活跃,传统产业与新兴产业相互交织,经济形态多样,是我国经济中心所在、活力所在,在我国经济发展中发挥着重要的战略支撑作用。2016年3月,国家发展改革委、科技部、工业和信息化部联合印发了《长江经济带创新驱动产业转型升级方案》,明确了创新驱动的引领带、产业融合的先行带、区域协同的示范带、开放合作的共赢带的发展方向、具体目标和重点任务。在相关部门和沿江11省市共同努力下,长江经济带在创新和产业方面的优势进一步凸显。

  经济规模继续扩大,影响力进一步提升。尽管受到疫情冲击,但长江经济带整体仍保持了较高的增长水平。2020年,长江经济带11省市实现地区生产总值47.2万亿元,按不变价格测算,比2015年增长38.0%,“十三五”期间年均增速为6.7%,比全国平均水平高0.9个百分点左右。相比较而言,中上游地区增速明显加快,除湖北受疫情冲击较为严重之外,“十三五”期间中上游各省市地区生产总值增幅均超过40%。其中,贵州和云南分别增长50.4%和45.7%,区域经济差距进一步缩小。

  产业升级持续推进,新兴产业发展较快。2020年,长江经济带第三产业增加值占地区生产总值的比重达54.0%,比2015年提高了6.7个百分点,完成了规划目标要求,其中长江中上游省市第三产业增速明显加快。战略性新兴产业、高新技术产业发展迅速。“十三五”期间,上海、贵州战略性新兴产业增加值占地区生产总值的比重分别提高3.9和3.0个百分点,江苏战略新兴产业占规模以上工业产值比重提高8.4个百分点,江西高新技术产业占规模以上工业增加值的比重提高了12.5个百分点,云南高新技术产业工业总产值增长55.7%。2020年,长江经济带手机、微型计算机、集成电路产量分别占全国的35.7%、81.7%和56.9%。

  创新要素聚集效应明显,企业创新活力显著增强。长江经济带科技教育资源丰富。2021年9月,世界知识产权组织(wipo)发布了《2021年全球创新指数报告》,在全球“最佳科技集群”排名中,上海、南京、杭州分列第8位、18位和21位。科技部和中国科学技术信息研究所公布的国家创新型城市创新能力排名中,长江经济带城市在前10名中占据6位,分别是杭州、南京、武汉、苏州、长沙、成都;长江经济带高等院校、专任教师、高校在校学生占全国的比重均超过了40%。近年来,长江经济带企业创新更加活跃。2020年,长江经济带规模以上工业企业r&d人员全时当量为1809354人年,占全国的52.3%,分别比2015年提高40.8%和3.6个百分点;r&d经费投入7724.2亿元,占全国的50.6%,分别比2015年提高68.1%和4.7个百分点;新产品开发项目数达41.1万项,是2015年的2.3倍,占全国的52.2%,较2015年提高29.0个百分点。

  创新产出不断增加,创新的带动力提升。2020年,长江经济带专利授权量达164.7万件,比2015年增长98.1%,在全国占比虽略有下降,但仍达46.8%。“十三五”时期,长江经济带技术交易额达1.0万亿元,在全国的占比由2015年不足30%提高到35.5%。

  新阶段 新要求

  作为我国的经济中心和创新策源地,长江经济带在新时期肩负着新的历史使命。2020年11月14日,习近平总书记在全面推动长江经济带发展座谈会上要求,要勇于创新,坚持把经济发展的着力点放在实体经济上,围绕产业基础高级化、产业链现代化,发挥协同联动的整体优势,全面塑造创新驱动发展新优势。尽管当前发展成效突出,但长江经济带与新的要求仍存在一定差距。

  创新能力有待进一步提升。近年来,长江经济带加快创新资源布局,各省市积极建设创新中心、工程中心、创新联盟等,创新的基础条件明显改善。但整体来看,重布局、轻实施的现象依然存在,部分地区偏重创新设施的建设,对创新的实际绩效关注度不够,基础研究和原始创新能力相对不足。2020年,长江经济带授权专利中发明专利的比例仅为12.2%,比2015年下降了2.3个百分点。同时,协同创新面临较大调整,创新资源布局中“竞争多、协同少”的问题相对突出。个别城市从局部利益出发,不充分考虑自身发展条件和产业基础,简单追求“高精尖”的情况时有发生,不仅制约了长江经济带整体创新链的布局,而且影响了自身创新发展。条块分割的行政壁垒、部门壁垒还没有突破,创新要素自由流动受到限制,创新的协同效应难以发挥。

  产业转型的综合效果仍未充分显现。一是创新领域“重虚拟,轻实体”的问题较为突出。关键技术、共性技术、核心零部件创新进展缓慢,创新链与产业链融合发展相对不足,企业创新活力尚未充分释放,科技创新成果转化难的问题没有得到根本解决,实体经济转型面临较大压力。二是新兴产业的引领作用不强。尽管近年来长江经济带新兴产业得到了较快发展,但在经济中比重依然偏低,还有较大的发展空间。三是科技创新的引领作用不强。一方面,战略性新兴产业组装加工的特点较为突出,缺乏核心技术和持续创新能力;另一方面,面对新一轮科技革命和产业变革,长江经济带还没有形成对未来产业发展的引领力。

  破除旧动能的任务依然艰巨。长江经济带是我国重要的工业原料生产基地。2020年,硫酸、化学农药原药、化学纤维、水泥、平板玻璃、粗钢产量分别占全国的62.5%、70.8%、78.6%、49.7%、38.3%和32.0%,产业偏重的特征较为明显。由于相对粗放的发展方式,重化工行业整体技术水平偏低,不仅限制了长江经济带经济的持续发展,而且对生态环境造成了较大威胁。近年来,长江经济带严格落实中央部署,积极推动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加大淘汰落后产能的力度,取得了较好的成效,但长期积累下形成的落后产能量多面广,加之市场短期波动的影响,转型升级工作繁重。

  补短板 强优势

  长江经济带经济基础雄厚,创新资源优势明显,“十四五”期间,要全面深入贯彻落实党中央决策部署,把资源优势转化为发展优势,加快新旧动能转换,开创创新驱动产业转型升级新局面。

  强化自主创新,加快前沿技术突破。新时期,科技自立自强是经济社会发展的重要战略支撑。长江经济带在科技创新资源方面具有得天独厚的优势,应在提升我国自主创新能力方面发挥更为重要的作用。要进一步完善创新体系,营造良好的创新生态,加快创新平台布局,充分发挥创新平台作用,加强基础研究投入,健全创新机制,激发创新主体活力,坚持“四个面向”,依托上海张江、安徽合肥综合性国家创新中心,聚焦前沿领域实现突破,发挥长江经济带在未来产业变革中的引领作用。

  破旧立新,全面推动制造业优化升级。扎实推进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积极推动淘汰落后产能,加强重点领域的治理,稳步推进沿江化工企业“关改搬转”工作;加强科技创新与实体经济的融合,支持各省市因地制宜布局特色创新中心,加大制造业关键技术、关键环节的研发投入,促进制造业技术升级、产品升级;加强绿色技术创新,严格产业准入和环保标准,推动制造业绿色转型;积极培育新兴产业,加强对技术水平高、创新能力强企业的支持,切实增强新动能的支撑带动作用。

  加强协同创新,推进产业链现代化。落实“将长江经济带打造成有机融合的高效经济体”的要求,加强区域协同,推动交通基础设施一体化发展,加强要素资源的自由流动,以长江为纽带,科学合理布局创新资源,优化产业空间布局,增强产业链的有效衔接和高效运行;加强创新与产业的协同,增强创新链和产业链的融合发展,推动产业链上中下游融通创新,强化企业创新主体地位,破解科技创新成果转化困境;加强创新发展与绿色发展的协同,严格绿色低碳环保标准,推动绿色技术创新,加快构建绿色技术创新体系,强化绿色发展的技术支撑,培育区域新的经济增长点。

责任编辑:陈静


来源:
0

阅读:1017122 | 评论:0 | 标签:无

想收藏或者和大家分享这篇好文章→

“推动长江经济带创新驱动发展迈上新台阶”共有0条留言

发表评论

姓名:

邮箱:

网址:

验证码:

公告

收集世界领先的智库成果和文章,为国家发展贡献技术力量。
推荐智库网站请在 关于 页面留言

标签云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