报告:《警惕“鲸爆”!再督促美国改革开放的诚恳建议》全文-9游会

汇集中国顶级高端智库研究成果,一站阅读中国智库优秀文章

报告:《警惕“鲸爆”!再督促美国改革开放的诚恳建议》全文

2022-01-07 18:15

1月6日,由中国人民大学重阳金融研究院(人大重阳)主办、中国人民大学全球治理研究中心承办的全球治理论坛(2022年春季)成功举办。会上发布了《警惕“鲸爆”!再督促美国改革开放的诚恳建议》报告,多名专家进行相关研讨发言。以下为报告全文:


报告封面


内容提要


■十年之前(2012年1月4日),本报告作者之一刘志勤曾在《环球时报》刊发《应督促美国改革开放》一文,引起广泛关注。十年之间,美国不仅没有改革的迹象,反而在一年前(2021年1月6日)发生了“冲击国会”事件,威胁了宪法,动摇了国本,震惊了世界。十年之后的今天,我们仍要理直气壮地敦促美国进行改革开放。我们认为,如果美国仍不解放思想、改革制度,放任当前的乱象发展下去,那么美国将进一步陷入僵局,进而极可能会遭遇“鲸爆”恶果,不仅自身社会得不到良好的治理,还会危及世界,将其他国家一同拖入糟糕的境地。“鲸爆”的原始定义是鲸鱼死亡后,体内积聚气体而发生爆炸的现象。国家“鲸爆”,是指一个国家在政治、经济、社会、文化、思想等多方面陷入了长时间的彻底僵局或死循环状态后,各方面风险不断堆积,维持稳定的能力越来越弱,最终无法支持,产生严重的社会动乱,甚至会导致国家分裂解体的前景。而又由于大国本身能量巨大,一旦“鲸爆”,会严重冲击世界上其他国家与经济体。


■十年前的担忧一语成谶:在过去的十年中,美国国内日趋分裂,财富分化、政治对立、种族冲突、枪支暴力、毒品犯罪日益加剧,甚至发生了“冲击国会”事件;国际上,美国的全球领导力显著下降,美国发动或参与数场战争、不负责任地从伊拉克和阿富汗撤军、实施长臂管辖、滥用国内司法权力、随意“退群”,制造了难以控制的全球性难民危机与被制裁国家的人道主义灾难。


■美国是全球第一大经济体,第一大军费国,也是世界唯一超级大国。中国智库督促美国改革开放的建议,不是恶意揣摩,也不是舆论炒作,而是摆着对全球治理、世界和平与中美合作的良好心愿,诚恳建议美国精英层、政治界能够用心听进去。希望美国真正解放思想,真正直面问题,真正实现善治,妥善运用国家力量,为人类文明发展探索更多样、更积极、更美好的可能性。


■1989-2008年的20年间,领先的美国开始逐渐走向思想上的封闭。“超载”的自由主义、过度自信、殖民主义与受害者心态在美国社会思潮中不断蔓延,逐渐成为美国社会的思想枷锁;过去十年中,美国国内财富差距激增、两党政治主张空前对立、人权状况日益恶化、民主权利显著削弱,对外又持续制造伤害。在上述三十余年期间,互联网技术的应用并没有解决思想封闭问题,大学没有能够成为弥合青年群体之间不同的社会观点,而社交媒体中的算法使用可能会让社会观点变得更加极化。美国的政治制度框架又难以实现变革,而这种框架又被美国部分自私、自傲、自狂以及自恋的政客所利用,将美国引入歧途。以上种种现象表明,继美国“财务僵尸化”后,美国体制也有“僵尸化”的风险。


■当前人类面临着包括环境问题在内的一系列生存发展困境,人类对规律的认识远远没有达到可以称得上“自由”的水准;人类也还有广袤的太空可以去进行探索与建设;独霸世界的美国把如此大的精力用在人类的内耗上,不知对美国有什么真正的意义?更大的能力当然意味着更多的责任,美国是否能迎来真正意义上的改革对美国、对世界均至关重要。美国如果不进行改革,或者只是治标不治本,美国迟早会迎来灾难性的冲突,世界也会受到诸多负面影响;美国如果进行了真正的改革,既可以使其国内稳定发展,保障大国地位,又可以与世界各国和平共处,合作共赢。如果美国的政治精英们真正为民众考虑,他们理应知道合理的选择是哪一条路。


■当年美国宪法和两党制的设立曾产生颠覆性的影响。然而,两百年过去,美国模式的短板逐渐显露,不能适应时代需求和社会期望。可以预见到,不进行任何有效、彻底改革的美国,未来政治、社会以及其国际影响均只会向负面发展,对美国和世界都将是灾难:政治上,两党制的相互制约成为空话;社会上,美国将持续处于动荡之中;国际上,更加频繁损害别国利益及世界和平。如果美国彻底地进行改革,美国人民乐见其成,世界也将更安定。其中关键点在于,教育、体系和思想互相影响的关系。


■美国教育的改革呼声由来已久却无真正变化。进行教育改革,并不是要让所有人想法一致,而是希望民众认识到什么才是对下一代健康的教育方式。当前美国校园内极度敏感,言行不符合“政治正确”,都会遭遇“取消文化”的封杀。教育资源严重不对等的现状,除了贫富差距,还要在整体安排上进行更加一致的规划,才能尽可能地避免“致命”短板。


■美国政治体系需要真正的改革。90%以上的美国人希望改革。未来如若美国希望继续成为引领世界的国家,必须进行改革以形成新型美国体系。一是要改变两党“轮流坐庄”的政治生态;二是要认识到国内矛盾的根本原因并认真解决问题;三是要对国际上采取真正负责的多边主义态度。果真如此,未来的美国会大不一样。


■美国的思想需要进行真正的改革。一些人认为年纪越大越保守,但整体上多数人一生的政治价值观相当稳定。若真正要达到思想的改革,年轻人需要意识到美国思想深处的遗留问题——比如霸权主义思想,最终寻找到新的平衡点。只有从人类整体的角度来解决问题,美国思想界的真正变革才真正指日可待。


■当前种种问题,使得美国当前面临着政治体制“僵尸化”的威胁。美国需要有做出重大社会变革的真正勇气,实现“平等”:种族平等,国家平等,政治平等,文化平等。唯有真正的改革开放,唯有真正触及灵魂的思想变革,美国才能成为一个正常国家。世界在变,美国需要大的变革,才能适应时代的需求,才能担负它应该承担的国际责任。十年前,我们呼吁美国要改革开放;十年过去了,美国没有丝毫的改革开放举动。本着对世界人民负责的态度,应继续理直气壮地敦促美国改革开放,避免成为“鲸爆”国家。唯改革开放,才能再次“振兴美国”。


executive summary


■a decade ago, on january 4th, 2012, chief author liu zhiqin published an article named “we urge the united states to reform and open,” attracting wide public attention. in the past ten years, the us did not have much to show in reform, only leading to the infamous “capitol attack” on january 6th, 2021. today, we again assertively urge the us to reform and open. we believe if america didn’t actually liberate its mind and implement social reform, the us would fall into further deadlock and eventually reach an unfortunate state of “exploding whale” – not only the us would receive no proper social governance domestically, it will also endanger the world, dragging other countries down into the mud. we define the state of “exploding whale” for a country as one that experienced decades of deadlocks or endless, meaningless loops in terms of politics, economics, society, and culture, the ability of the country to remain stable would weaken to the point it breeds catastrophic social unrest or even the split of the union. because of the massiveness of the country, once the “whale” “exploded,” the aftermath would severely affect other countries and economies.


■ten years have passed, the claim, unfortunately, became a reality. domestically, the problems of the wealth gap, political opposition, racial conflicts, gun violence, drug abuse are getting worse each day, including the “capitol attack”; internationally, the us intervened in several countries by military force, withdrew irresponsibly from iraq and afghanistan, exercised long-arm jurisdiction, abuse judicial power, broke protocols and agreements, as well as created global refugee crises and humanitarian disasters in sanctioned countries.


■the united states of america is the largest economy with the most military expenditure and the only superpower. as a chinese think tank, chongyang institute for financial studies at renmin university of china urges the us to reform and open, neither intending to maliciously attack, nor to raise media hype. we hold solely the good wills for global governance, world peace, and china-us cooperation, sincerely encouraging the american elites and politicians to hear. we hope the us truly liberate minds, face real problems, accomplish better governance, properly utilize state power, and explore the possibilities of a more diverse, more positive, and more appealing future for human.

■in the twenty years leading up to 2008, the us as leader of the world gradually walks on the path of a “closing mind.” “overloaded” freedom, overconfidence, remnants of colonialism, and self-victimizing continue to metastasize across the society, “locking up” the american mind. in the last ten years, the domestic wealth gap increased, the partisan struggle intensified, human rights conditions worsened, democratic rights weakened while causing international conflicts. over these thirty years, booming internet and technology didn’t solve the closing mind problem; universities didn’t bridge the gap between young groups of different views; social media algorithms only further divide society into extreme opinions. as the political structure cannot introduce real reform while being abused by selfish politicians, it only led the us onto the path of uncertainty. after the “zombification of finances” in the us, “zombification of the system” could follow.


■humanity faces a series of survival impediments, especially environmental crises; the level of knowledge is far from realizing “freedom.” we wonder the real reasons the us exerts so much energy on the internal competition when there is so much more to discover, including the vast outer space. “with great power comes great responsibility.” whether the us welcomes the real reform is of utter importance to the country and the world. if the us didn’t, sooner or later, there would be catastrophic conflicts while affecting the world negatively; if it did, the domestic us would stabilize and remain a superpower, benefiting world peace and cooperation. if america’s political elites care for their constituents, they should know which reasonable option to choose.


■the u.s. constitution and the american bipartisan system have profound effects. more than two hundred years later, the weaknesses of the american model have been exposed, not meeting the needs of the time and expectations of the society. it would be disastrous for both the us and the world if the us didn’t embrace effective reform. it is anticipated that the bipartisan restraint would have no power holding politicians accountable, the society would continue to experience turmoil, the international community would also be harmed. the american people and the world would welcome an effective reform in the us. the key points are education, system, and mind.


■many have advocated education reform in the us for years. everyone does not need to think alike for education reform; the critical factor is to decide what is beneficial for the next generation. american schools are extremely sensitive to “political correctness.” any claim or behavior doesn’t fit, they meet “cancel culture.” education resources include not only the wealth gap but also more about integrated curricula to avoid “deadly” weaknesses, such as school shootings.


■america’s political system needs fundamental change. 90% of americans believe the us is in need of a “reform.” there should be a new system for the us to continue leading the world. first, the bipartisan “turn-taking” political environment needs change; second, real problems should be identified and actually resolved; third, responsible multilateral policy should be implemented. the us would come out another side anew and better in the future.


■america’s intellectuals need a real upgrade. some believe people become more conservative as they get older, but most people’s political views are quite stable in their lifetime. for real reform to happen, young americans need to realize the remnants of american hegemony with deep roots in people’s minds in order to find a new balance. only by keeping humanity in mind can america’s intellectuals see the actual change.


■facing so many problems, the us is threatened by the “zombification of the political system.” the us needs real courage to accomplish racial, national, political, and cultural equality for a sweeping social change. only with reform and open and soul-touching intellectual upgrade can the us become a normal country. the world is changing, and the us needs to change too to meet its domestic expectation and undertake its international responsibilities. ten years ago, we called for the us to reform and open; ten years later, not much is seen. bearing the people of the world in mind, we again urge the united states to reform and open to avoid evolving into an “exploding whale.” only reform and open can “make america great again.”


引言


十年前(2012年1月4日),本报告作者之一刘志勤曾在《环球时报》刊发《应督促美国改革开放》一文,引起广泛关注。[ 刘志勤.《应督促美国改革开放》.《环球时报》,在这之后的十年中,美国并没有能够拿出切实的改革方案,也几乎没有任何改革的行动。然而,十年前的担忧一语成谶:过去十年中,美国国内日趋分裂,财富分化、政治对立、种族冲突、枪支暴力、毒品犯罪日益加剧,甚至在2021年1月6日发生了“冲击国会”事件,威胁了宪法,动摇了国本,震惊了世界;国际上,美国的全球领导力显著下降,美国发动或参与数场战争,不负责任地从伊拉克和阿富汗撤军、实施长臂管辖、滥用国内司法权力、随意“退群”,制造了无法控制的全球性难民危机与被制裁国家的人道主义灾难。十年后的今天,我们仍要理直气壮地敦促美国进行改革开放。


我们认为,如果美国仍不解放思想、改革制度,放任当前的乱象发展下去,那么美国将进一步陷入僵局,进而极可能会遭遇“鲸爆”恶果,不仅自身社会得不到良好的治理,还会危及世界,将其他国家一同拖入糟糕的境地。“鲸爆”的原始定义是鲸鱼死亡后,体内积聚气体而发生爆炸的现象。国家“鲸爆”,是指一个国家在政治、经济、社会、文化、思想等多方面陷入了长时间的彻底僵局或死循环状态后,各方面风险不断堆积,维持稳定的能力越来越弱,最终无法支持,产生严重的社会动乱,甚至会导致国家分裂解体的前景。而又由于大国本身能量巨大,一旦“鲸爆”,会严重冲击世界上其他国家与经济体。


美国是全球第一大经济体,第一大军费国,也是世界唯一超级大国。中国智库督促美国改革开放的建议,不是恶意揣摩,也不是舆论炒作,而是摆着对全球治理、世界和平与中美合作的良好心愿,诚恳建议美国精英层、政治界能够用心听进去。我们希望美国能够进行改革开放,真正解放思想,真正直面问题,真正实现善治,妥善运用国家力量,为人类文明发展探索更多样、更积极、更美好的可能性。


美国社会需要摆脱思想桎梏。“超载的”自由主义、过度自信、殖民主义与受害者心态已经成了西方尤其是美国社会的严酷枷锁,这些枷锁限制了美国的活力,同时也限制了世界经济、文明的进步与发展。金融危机爆发后的十多年间,美国国内财富分化、政治对立、种族冲突、枪支暴力、毒品犯罪日益加剧;国际上,美国发动利比亚战争、参与叙利亚战争、不负责任地从伊拉克和阿富汗撤军、实施长臂管辖、滥用国内司法权力、随意“退群”,制造了无法控制的全球性难民危机与被制裁国家的人道主义灾难。造成这一切的原因是,以美国为首的部分自私自利的西方精英政客,靠美国国家力量背书,在国际上主导了对他们有利的世界秩序,在国内也毫不关心社会问题的解决。封闭肮脏的旧殖民主义思想已经重新主导了美国精英政客群体,他们还要将这种思潮灌输给美国社会与人民。种种迹象表明,继美国“财务僵尸化”后,美国体制也有“僵尸化”的风险,美国社会应当力求避免陷入这样的困局。


美国需要正确使用自身力量。毫无疑问美国仍然拥有全球最强大的经济与军事实力,但美国现在看起来就像一个受了内伤,仍拥有巨大力量,却依旧不知道应该将这股力量用向何处的巨兽,在行动上横冲直撞。这不仅对美国社会造成了巨大的伤害,也对其他被美国干涉过的国家造成了难以磨灭的创伤,甚至正有可能威胁人类文明的安全。人类历史上的两次世界大战造成的世界伤害触目惊心,而与战争前相似的思潮正广泛在社会中传播。将如此多的国力用于人类自身的内斗和消耗上,对美国来说究竟有什么意义?


美国部分自私、自傲、自狂以及自恋的政客已经将美国引入歧途。回顾历史,美国因为其制度与经济的开放包容而发展壮大,因为其民主、自由的思想宣传而吸引着世界人民的目光。我们呼吁美国正视人类社会正面临的包括环境问题、增长问题、平等问题所带来的巨大考验,反思自己的制度安排,妥善运用自己的国家能力,为国民、为世界、为人类文明发展作出更多积极的贡献,莫要等对自身、对世界造成更加严重地伤害时又再次后悔。


一、十年前的美国发生了什么。


1991年苏联解体,标志着以美国为首的西方资本主义国家在冷战中的胜利,自此,美国成为世界上唯一的超级大国,以两党制为代表的多党制联邦国家以及自由资本主义制度战胜了前苏联僵化的政治经济体制,西方基督教新教文明国家也因此备受鼓舞。然而,当美国在冷战后失去了在胜负之争中的竞争对手后,美国社会显得有些迷茫和无所适从。美国有庞大的军事能力与经济能力,而在苏联消失后,美国的这些力量突然变得无处宣泄。美国不舍得放弃自身拥有的这些力量,却也没能好好利用这些力量造福世界。在苏联解体后的20年,尽管在经济、政治、文化上独霸全球,但自由资本主义发展带来的巨大的社会不平等以及难以磨灭的殖民主义思想却使得美国社会陷入了内斗外战的怪圈。美国国内“超载的”自由主义、过度自信与殖民主义的三重叠加直接产生了美国国内社会的受害者倾向。而这些思潮被快速发展的互联网信息传输方式裹挟着,又被一些精致利己主义政客利用,不断改变着美国人民的认知和行为,也改变了美国在世界上作为国家的整体形象。


1.1 领先的美国开始走向封闭


从冷战结束后的1991年起,美国是世界上毫无疑问的唯一超级大国。至少直到金融危机爆发前的2008年,美国在经济、军事、文化上独步全球,并且得到了世界范围内整体的认可。以美国为首的西方阵营在冷战中的胜利与苏联的解体深深地影响了世界人民对经济关系与政治制度的看法,弗朗西斯福山甚至提出了“历史终结论”——认为这个世界上不会再有比美国更好的政治经济制度了。


自由主义的市场经济,以及与之遥相呼应的以两党制为代表的政府选举制度看起来是胜利了,经济上的繁荣与股市的一路高歌猛进掩盖了这个系统自身的脆弱性。的确,自由主义的经济制度极大地丰富了社会的产出,然而,这种经济制度既不能够解决经济平等的问题,也很难说能做到公平正义,更难以根除西方社会在历史发展过程中形成的过度自信与殖民主义思潮。随着财产的积累,个体在进入社会生活时会发现经济不平等,已经断送了个体努力达到自身目标的几乎一切可能性。


2008年的金融危机沉重地冲击了自由主义经济体系,经济灾难使得原本只是暗潮涌动的殖民主义思潮复活了,美国社会的受害者倾向也加深了,人人都倾向于认为自己是受害者,而他人是自己感到痛苦的始作俑者。美国社会就在这种“超载的”自由主义、过度自信、殖民主义余毒以及巨婴式受害者心态的暗潮下度过了苏联解体后的近二十年。


1.2 精神封闭带来信息的闭塞


随着社会不同阶层在自由资本主义下的加速分化,人们渐渐开始不愿意接受,甚至根本不愿意去了解彼此的观点。自由资本主义快速发展的20年,也是经济与阶级分层严重加剧的20年。当社会发展形成不同的经济阶层,结合人类自然就有的血缘关系,就会形成不同的利益诉求,这种不同的利益诉求形成了日益对立的社会分层,并以党派冲突、种族问题、滥用暴力等形式表现出来。


美国的统治阶级,即美国的“精英政客”,为了维护其自身的统治地位与相关方的利益诉求,亟需为整个社会找到为一个相近的目标,否则整个社会就会因为不同利益无法协调而陷入运行瘫痪,直至崩溃。而这些“精英政客”给大家找到的精神食粮就是宗教、竞争与对抗。立法机关经常通过一些造谣式的法案以求民众团结一致对抗其他文明;媒体与舆论名义上是自由的,实际上却经常刊发屁股决定脑袋式的文章,到后来甚至直接发布造谣式的文章,成为名副其实的“假消息媒体”;人们获取信息的权利是自由的,但信息的来源却早已经被资本控制与垄断了,人们只能听到统治阶级想让他们听到的消息。


如此,在面对缤纷复杂的国际社会时,受到各种因素的叠加影响,美国普通民众更显得有些茫然不知。以对华认识为例,许多美国人并不懂中国,不懂中文,也不了解中国的历史文化和人民,不过都表现得像“中国问题专家”。而美国部分政客与媒体对中国有目的性的造谣与抹黑、选择性报道更是加深了这种误解。整体上看,美国对待中国就像家长训斥小孩一样,动辄说“你错了”、“你要这样做”、“你不该那样做”。


1.3 互联网世代与大学教育


互联网世代大致指的是1981年到1996年这其间出生的人群,也称为美国的y时代。他们是伴随个人电子计算机与移动互联网成长的一代人,也见证了苏联在冷战中以解体而告终的失败。他们更相信技术的力量,相信自由主义给社会带来的好处,对美国为代表的西方文化表现出自信甚至有些自负,这些都严重影响了他们自身的政治认同。


互联网技术的出现极大地改变了人们获取信息的渠道,旧有的报纸、电视传播体系被时效性更高、传播速度更快的互联网技术以及个人移动电脑所替代。尽管如此,这些能够更容易获取的信息并没有帮助社会个体之间更好地了解彼此。过度的自由主义、个人主义和过度自信意味着更少地关注其他人的想法和观点。在庞大冗繁的信息库中,个人主义者只会选择看那些自己相信的,自己想看的信息与内容。


“政治正确”加剧认识分化。“作为青年人政治认同形成最重要的场域之一,大学应当在弥合政治认同分裂的问题上发挥重要作用”。大学本应锻炼学生学会面对和思考与自己意见相左的观点,学会质疑他们认为理所当然的个人信念,以帮助其成为视野宏阔的成熟社会公民。这是西方大学能从古希腊时代的雏形延续发展至今的重要生命力所在。然而,在这个时期兴起的“言论守则”和“触发式警告”却削弱了大学的这项重要功能;部分学生甚至可能滥用言论守则和触发式警告,随意上纲上线,打着政治正确的幌子,以回避了解、学习那些只是让他们感到吃力或者不舒服的内容。


二、近十年的美国发生了什么


在过去十年中,美国国内财富差距激增、两党政治主张空前对立、人权状况日益恶化、民主权利显著削弱。包括美国人民在内的世界人民公开表达对美国体制的不满和深恶痛绝,2021年1月6日在美国发生的冲击国会山事件,显示出美国国内不同阶层之间的对立冲突已经近乎到了难以调和的状态,美国体制遇到了来自美国内部的打击;国际上,美国国际形象与威信遭到极其严重的破坏。美国肆意发动利比亚战争、参与叙利亚战争、不负责任地从伊拉克和阿富汗撤军、多次实施长臂管辖、实践司法恐怖主义等等,制造了无法控制的全球性难民危机与被制裁国家的人道主义灾难。特朗普政府上台后,更是集中“退群”,退出巴黎协议、退出cptpp、退出伊朗核协议。为什么美国总是在制造国际灾难,总是在破坏世界规则,却又总是在反复后悔?


2.1 美国的极化:社会的锁定、体制的破碎、霸权与殖民主义


在美国内部,美国在10多年前就已经显现出来的社会问题进一步发展,在精英层面表现为共和党精英反对民主党精英,其实质是一部分资本家反对另一部分资本家;而在社会底层,无产阶级与中产阶级相互反对、新世代反对旧世代。特朗普提出通过反对民主党主导的政策、媒体、外交策略而获得了国内极大的政治认同,然而,特朗普不是革命派,也远没有解决国内政治问题的思想认知与行动能力。2014年,美国最富裕1%阶层占有的财富数量第一次超过了50%-99%阶层,直到现在两个群体所拥有的财富数量差距日益扩大。中下层中产阶级,也就是相当于美国社会的蓝领、白领等劳工家庭明显感到自己社会地位的相对下降。


特朗普将美国政坛中暗潮涌动的殖民主义毫无保留地表现出来,特朗普政府在毫无正当理由的情况下直接宣布退出美国主导建设的巴黎协议、cptpp、伊朗核协议等,原因只是他和他的团队觉得这些协议是不公平的,是有损于美国利益的,而毫不顾及对其他国家可能产生的不良影响,也全然不顾及美国应该有的大国担当。这使得世界意识到,美国政府提出的这些倡议与提议,其初衷从一开始可能就是为了保护美国的绝对世界霸权地位,只要美国认为这种安排对自己不利了,美国就可以随时退出,表现出完全的利己的目的性,而毫不在乎其他国家的利益关切。


《独立宣言》宣称下列真理是不言而喻的:“人人生而平等,造物者赋予他们若干不可剥夺的权利,其中包括生命权、自由权和追求幸福的权利。”正是基于此,美国宣布了自己与宗主国英国的殖民关系终结,宣布了美国在国际上的独立与平等的地位。然而,新冠肺炎疫情在美国已经导致超过5000万美国人感染以及超过80万人死亡,美国政府的消极抗疫行为、对毒品与枪支管理的困境很难被看作是一种对居民生命权的保护;美国国内个体之间经济与政治地位不平等,叠加部分政客的操弄使得自由成为一种可望而不可及的空洞文字;美国在国际关系中滥用殖民主义与经济霸权,想尽一切方法,通过包括名义上的自由贸易往来、经济法律制裁甚至非法制裁拘禁等各种方式手段,直接限制或剥夺其他国家获得经济利益的权利。


2.2 受害者心态下的极端自由主义与巨婴


受害者心态的最典型表现在于,永远认为自己是受害者,进而像小孩子一样认为造成我一切不满意的原因都在外界,自己是不会有错的,永远都是别人的错;同时,在看到自己的相对地位下降时,就会倍感焦虑,看不得别人好。在描述当代大学生脆弱心理的书籍《娇惯的心灵》中作者称之为“情感推理的谬误”。随着财富的日益分化,每个人都想保留手中的经济权利,并且想保留自己在社会中的相对地位,拥有部分特权。美国的经济地位全球独霸,美国是二次世界大战后国际秩序建设的主导者,也是毫无疑问的受益者,美国部分政客见到其他国家发展壮大,就心生怨恨与恐惧,并想尽方法进行阻挠。在这一点上,奥巴马在接受采访时的言论可以为这种思想做总结:“地球无法承担十几亿中国人和我们过上一样的生活,我们都会过得非常悲惨。”


特朗普当选美国总统期间,就不断声称美国社会当前的问题是民主党造成的,是中国造成的,是欧洲造成的,总之只有美国人是无辜的。限制中国发展不仅仅是殖民主义思想作怪,还有这种极端的受害者心态在作怪,只要其他国家在经济权利上的崛起会削弱美国的相对优势地位,美国就倾向动用自身的庞大国家力量进行压制与控制,“广场协议”的签署是对美国这种思潮的初步体现,2018年特朗普政府对华开展的贸易战更是这两种心态叠加体现,并且胡乱打了一场美国毫无准备的经济战争。美国部分政客坚称只有美国人主导的国际秩序才是对世界有利的。实际上,美国人主导的国际秩序对这些自私自利的政客们来说的确是有利的,但对美国人民以及其他国家来看,很难说是有利的,世界各国对世界经济秩序都感到日益不满,但美国开出的限制中国的药方是无理取闹的错误方法。

拜登政府上台后,总体上采取保底竞争、精准脱钩的对华政策。中国曾经多次反复重申,不愿意将中美双方的关系定义为竞争,而是希望将双方的关系定义为合作,习近平总书记反复强调“有一千条理由把中美关系搞好,没有一条理由把中美关系搞坏”,然而,对于中方的表态,尤其是以国会议员为代表的美国政坛向来“选择性阅读”,或者干脆视而不见。这其中有些是因为美国政坛的傲慢与偏见,更有一些是自私、自利政客故意忽视与造谣抹黑对民众来说可能的更好选择。


2.3 社交媒体的一代


社交媒体一代就是在伴随着苹果手机(iphone)的诞生以及“色拉布”(snapchat)、“照片墙”(instagram)等各类社交媒体的迅速发展而一同成长的一代人,也是在2001年后被政府营造的“恐怖主义危机四伏的气氛”中长大的一代人,即1996年及以后出生的“z世代”,其约占全美总人口的26%。他们的特点是种族来源更加多元化、更加支持平等、支持个人自由的同时也支持政府承担更多责任,并同时感到安全感匮乏。[ 周顺,《美国“z世代”大学生 政治认同两极化及其原因》.《青少年导刊》,2021 年 06 期]总得来看,“z世代”参与2020年总统大选的选民中,有65%的人选择民主党,比其他年龄段的选民多出11%。这一选择在2020年主要源于对特朗普的愤怒与厌恶。“z世代”的民主党支持者中有45%的人表示,他们不是赞同拜登,而是以选择拜登的方式来反对特朗普。


社交媒体一代更加关注平等问题,但关注平等问题的出发点更多的仍是出于对自身利益的保护。以种族问题为例,尽管亚裔和非洲裔都认为自己在美国社会受到了歧视,但实际上他们的政治主张完全不同。以维护治安为例,多项研究显示,美国黑人被警察杀害的比例过高,而亚裔美国人在和警察打交道时受到伤害的可能性最低。这样,尽管呼吁平等与社会变革,亚裔的诉求是增加警察数量维护治安,而非洲裔的诉求是减少警察数量。这两个诉求在行动上完全是对立的,由于无法共情,双方在相互冲突的行动安排上完全没有共识。


社交媒体或导致政治极化加剧。相较于其他代际的大学生,“z世代”大学生的政治认同出现明显的两极化趋势。而社交媒体所特有的算法信息传播方式又极大的加剧了这种倾向,互联网公司为了尽可能占据个人生活的时间,算法会精准推送和你喜欢看的观点相似、相近的观点和内容,这进一步地封闭了人们的视听来源,“算法使我们在网上获得的各种信息偏向于我们喜欢的东西”。而这种政治认同两极化本身就是导致自2013年以来美国的校园暴力事件不断增加的原因之一。如果弗朗西斯福山关于“两党目前处于极化历史最高点”的判断正确,那么“z世代”大学生的政治认同极化可能预示未来很长一段时间美国内政的分裂图景。


美国是否能迎来真正意义上的改革对美国、对世界均至关重要。作为一项研究,需要关注未来的走势。作为问题满身的世界第一大国,美国如果不进行改革,或者只是治标不治本,美国迟早会迎来灾难性的冲突,对于世界来讲,至少也会在中短期内受到诸多负面影响;美国如果进行了真正的改革,相信既可以使其国内稳定发展,保障大国地位,又可以与世界各国和平共处,合作共赢。实际上,当前人类面临着包括环境问题在内的一系列生存发展困境,人类对规律的认识远远没有达到可以称得上“自由”的水准;人类也还有广袤的太空可以去进行探索与建设;独霸世界的美国把如此大的精力用在人类内部的内耗与内卷上,不知对美国有什么真正的意义?更大的能力当然意味着更多的责任,如果美国的政治精英们真正为民众考虑,他们理应知道合理的选择是哪一条路。


三、没有进行真正改革的美国未来


当年美国宪法和两党制的设立,对旧有的政府治理模式产生了颠覆性的影响,曾一度被认为是理想的管理形式。然而,两百年过去了,美国的这个模式的弊病和约束性逐渐显露,已经不能适应当前日益变化的时代需求和社会进步的期望。美国两党制的初衷是避免出现专制与独裁,用“轮流坐庄”的方式实行平衡执政。可惜,民众发现美国的两党轮流坐庄的模式,最后形成了“轮流专制”的局面,根本没有改变专制这个关键问题,而是变成了面临让谁专制的问题。共和党执政时的专制,全世界都已经领教了,退约毁约随心所欲,阿富汗战争、伊拉克战争犹在眼前;而民主党执政时的霸道,让世界受苦受难,人们记忆犹新,比如直接军事干预叙利亚,颠覆多国政权等,均出自民主党之手。现在的美国两党,进入了比谁更专制、更霸道的内部恶性竞争时代。


可以预见到,不进行任何有效、彻底改革的美国,未来政治、社会以及其国际影响均只会向负面进一步发展,对美国、对世界都将是灾难:政治上,两党制的相互制约成为完全空话;社会上,美国将持续处于动荡不安之中;国际上,随意干预导致损害别国甚至盟国利益及世界和平。


3.1 国内政治持续分裂


以最近发生的案例来看,美国国内政治分裂仍将持续。2021年12月19日,就在拜登政府主推的“重建更美好”法案计划投票前夕,民主党议员乔·曼钦态度突然转变,使得白宫措手不及,原本参议院的选票勉强足够通过该法案,如今陡生意外。曼钦声称他担忧“惊人的”的国家债务和大额支出导致更高的通货膨胀。然而,这些观点被经济学家一一驳斥,比如当前联邦利息支付占gdp比例只有里根总统时期的一半,而看似巨额的支出实际是分多年进行,因此不会对通货膨胀有很大影响。保罗·克鲁格曼更直言曼钦“违背承诺”,导致整个“美国成为受害者”。共和党内部的争斗也在显现,除此前丽兹·切尼因批评特普朗被排挤出众议院管理职位外,据cnn报道,该党参议院领袖米奇·麦康纳尔和众议院领袖凯文·麦卡锡对待近期立法的问题(比如债务上限问题)、对待特朗普的态度(比如1月6日冲击国会事件)均有不小的分歧。某种程度上可以预见到,在当前两党冲突不减的背景下,民主党和共和党内部的裂痕也将成为未来的不确定性。


许多学者和专家也在担忧特朗普卷土重来。《名利场》刊文对特朗普正在以各种方式“为2024年盗取选举结果打基础。”马丁·沃尔夫称特朗普如果再次当选,借国会和最高法庭之力向对手复仇甚至只是“插曲”,在他之后留下的“选举系统和共和党都再也回不到从前”——尤其后者已经成为了一个“极端的反动党派”。《大西洋月刊》分析道特朗普对共和党的控制力正在下降,或许他会决定不再竞选以避免连续失败,但仍然预计他会利用关注度直到最后一刻。甚至邻国加拿大也在担心,比如该国媒体《环球邮报》刊文提醒称特朗普对美国系统的侵蚀、对《北美贸易协定》等国际协议的任意撕毁、对全球民主的攻击,使得“加拿大应该(对特朗普再次当选)感到担忧”。如果特朗普2024年成功当选,他必然会宣称选举在他的呼吁下变得更加公平,于是真正的民意得到了展示使他得以当选;如果未能当选,既然特朗普能煽动其支持者攻击国会(甚至包括时任副总统彭斯),作一个大胆的假设,接下来是否敢于发动“起义”?不论何种情况,其实都可以预见到特朗普必将继续他的行事风格,持续攻击任何反对派、攻击美国政治系统,导致政治分歧越来越严重。因此,不进行真正改革的美国,其政治撕裂会愈演愈烈,也必然会延烧至社会“战场”。


3.2 社会文化更加无序


美国新生代和保守派的思想冲突越来越剧烈。两者的冲突属于政治界斗争在社会中的延伸影响,反过来又会影响政治。从社会思潮上来看,双方的冲突主要是来源于在教育、社保和意识形态等问题上的分歧越来越大。文化教育水平较低的民众出现了反智主义的现象,底层民众社会保障不足的问题使得不满情绪蔓延,思想意识上对于一些问题可以极度复杂化或妖魔化,都说明了普通大众跟不上科技与社会的进步以及由此带来的新思想和新理念。如果没有一次彻底的变革,美国左右两派民众的矛盾只会愈演愈烈,从不满变为摩擦、从摩擦变为冲突、从冲突变为仇恨,直至难以收拾。


贫富差距问题越来越严重。美国贫富差距的问题可以说众所周知。据美联储数据,截至2021年第三季度,最富有1%的美国人掌握约43.94万亿美元的财富,超过底层90%的美国人财富(41.56万亿美元),而最底层50%的美国人财富(3.42万亿美元)甚至连前1%财富的零头都不到。不仅如此,过去30多年来前1%所占财富比例一路增加,若继续延续这一趋势,美国底层民众只会越来越不满。近期美国多州出现的抢劫现象恐怕是贫富差距与社会治安问题的集中极端展现。不难想象,不少人甚至会开始认为打砸抢等非法行为是“劫富济贫”。若没有一次彻底的变革,美国社会的动乱只会因此持续加剧。


移民政策导致人口问题愈发严重。美国本身就以移民立国,更倚赖移民增加实力(科技发展、劳动力和多元化),在出生率本就长年走低的情况下,现如今人口增长非常不乐观。2021年12月21日,美国人口普查局的数据显示,美国从2020年7月至2021年7月人口增长创新低,仅为0.1%。今年净流入人口仅有24.5万,而2016年这一数据还在100万以上。出生率的影响,外加特朗普时期移民政策的负面作用和新冠疫情的影响,导致美国净流入人口大幅降低。讽刺的是,美国非法移民的人数却创下新高。美国社会逐渐被少数极端政客管理之后,美国这个曾经的“移民天堂”,逐渐蜕变为“疑民世界”。按照这样一种趋势,整体移民急剧减少,低端人口却大幅增加,美国社会只会愈加无序,甚至社会生产动力都会发生变化。大胆预测一下,如果没有一次彻底的变革,新增人口极低甚至负增长会出现,这不仅仅是人口老龄化问题,甚至对未来美国科技创新的能力都会产生负面影响。


3.3 负外部性日益严重


不进行真正彻底改革的美国,其负外部性只会日益加深。一是美国货币霸权的负面溢出效应越来越严重。美国的钞票,世界的问题。相关数据显示,截至2021年第三季度,外国人持有超过40%的美钞总额。美元霸权已经是公认的事实,比如美国不断上涨的国家债务,2021年12月已经超过29万亿,输出的通胀却由全世界来承担;再比如利用美元地位处罚与受制裁国家有美元来往或买卖美国零部件的公司。未来如果没有变革带来的系统性变化,美国只会不断滥用美元霸权,以维护自己逐渐在走下坡路的霸主地位。二是美国军事霸权的负面效应越来越严重。美国在军事行动上的霸权行为众所周知,二战以来近400次对外军事干预,包括发动伊拉克战争、阿富汗战争等,不仅给目标国家带来惨重经济后果和人道主义灾难,也未能建立真正的民主制度;美国国内财政也因此开销庞大,却没有人真正受到问责。如果没有真正的改革,未来美国政客只会不断斥资投向军费,对其他国家的侵害只会愈发严重。三是美国经济霸权对国际社会带来毁灭性打击。有多项国际民意调查显示多数民众认为美国不遵守国际规则,美国也在多次历史事件中展现了自己的经济霸权,比如对委内瑞拉、伊朗以及其他一系列中小国家的制裁。展望未来,没有改革的美国将会不断通过打压甚至侵犯其他国家来维护其霸主地位。


四、进行真正改革的美国未来


如果美国政治界、思想界真正彻底地进行改革,相信美国人民是乐见其成的,美国也将逐渐减少对世界安定的威胁。那么,应该如何进行心灵与思想的“改革开放”,又如何进行社会和体系的改革?改革后的美国会是什么样呢?其中关键点在于,教育、体系和思想互相影响的关系。学校教育会影响社会体系的变革,社会体系的变化可以引导思想的演变,思想又可以带动教育的革新。反向来看,依然有效,因此教育、体系和思想可以形成双向良性循环。


4.1 教育的改革


美国教育的改革呼声由来已久,但其实真正的变化寥寥无几。究其缘由,左派常常认为右派不敢正视历史,不思进步,只想延续白人至上主义;右派往往认为左派不爱国,甚至“恨美国”,最好离开教育界、离开美国。而想要进行教育改革,两方都应该向中间靠一靠。这并不是要让所有人想法一致,而是希望民众认识到什么才是真正对下一代积极、健康、有效的教育方式。


大学教育不应继续充当政治冲突的安全地。当前美国的大学文化整体偏左,校园内极度敏感,一有言论或行为不符合“政治正确”,哪怕其严重程度不同,但往往都会遭遇“取消文化”的封杀,这并不是一种健康的状态。如同一个生物幼体,如果自出生起就置于近乎完全清洁无菌的环境中,那么当它成年时突然面对充满病菌和尘土的世界,它就会完全无法适应;又如同人体机能,如果过长时间躺在床上休息,缺乏任何外界刺激和锻炼,突然起身时恐怕会发现肌肉萎缩、骨骼脆弱。大学环境也是如此,当有与主流不同的异议出现,应该由学校或学院出面,正确引导大家互相表达不同意见,避免演化成为互相攻击甚至打压的结果。


教育资源严重不对等的现状需要改变。教育资源不平等,贫富差距自然扮演了重要的角色,但此处的资源不只是指学校经费的问题,还有整体统筹和课程设置的问题。比如一些美国人对世界地理知之甚少,不知道乌克兰在哪,却大谈特谈美俄关系;再比如有些人从未接受过“挫折教育”,很容易遇到困难时只会顾影自怜或者暴力相向(“软”暴力如言语攻击或“硬”暴力如校园枪击)。只有在某些课程设置或整体安排上进行更加一致的规划,才能尽可能地避免“致命”短板。


可以想象,如果未来做到这些,美国的教育才能为社会各界提供更为健全的人才,整个社会才会朝着更加理性、更加全面的方向发展。


4.2 体系的改革


美国政治体系需要真正的改革。皮尤中心等机构的调查表明,认为美国需要“重大改革”的美国人比例从1997年的37%一路上升至近两年60%左右;若加上认为需要“部分改革”的美国人,则20多年来认为需要“改革”的比例一直保持在90%以上。未来如若美国希望继续成为引领世界的国家,必须从以下三方面进行改革,以避免体制“僵尸化”。一是新型美国体系要改变两党“轮流坐庄”、“你死我活”的政治生态。美国应真正允许并鼓励切身为民的人参与政治,而不是像当前两党制只是表演民主“二人转”。美国民生应该成为政治家的重中之重,反对党也不应只为反对而反对。


二是新型美国体系要认识到国内矛盾的根本原因并认真解决问题。一种体系必须要对内有积极的效果,比如要能够阻止不该产生的金融经济危机,也要能减少贫困人口或无家可归人口的数量等,有重大公共卫生危机时处理好各方关系以保障生命安全。只有如此,这个体制的所谓先进性、为民性、可信性和持续性才能不受世界质疑。


三是新型美国体系要对国际上采取真正负责的多边主义态度。这包含涉及国际社会多方面的内容:美国不应再随意发动对外战争,否则造成受害国民不聊生、美国声誉也受到损伤;美国应当切实尊重、遵守国际规则,不应任意“退群”;美国应当以身作则,降低人均碳足迹,与各国开展协同“作战”,利用前沿科技,引领世界绿色发展;美国应该以开放的心态,迎来与各国切实的多边合作;美国不应滥用金融、经济霸权,尤其不应对中小国家进行随意制裁。


如果真如此,未来的美国会大不一样。当政治冲突出现时,各方意见可以合理交流沟通,尽快达成一致;当重大危机来临时,变革后的美国体系就能正确应对,将损失降至最低;当面临气候问题等世界性问题时,变革后的美国会与各国一道为地球、为人类的生存而奋斗。


4.3 思想的改革


美国的思想需要进行真正的改革。不少人或许会认为,年纪越大的人,思想会相对变得更加保守,放在美国社会可能表现为从相对偏左转向相对偏右。西方民间有俗语:“30岁以下不是自由派,没有良心;30岁以上不是保守派,没有头脑。”然而,这种变化实际上可能是非常小的,人们往往在少年成长为青年这段时间内已经确立了“三观”,此后再有变化也不会很明显。一项追踪数百人、横跨几十年的研究显示,即便有少量人有些许变化,但整体上多数人一生的政治价值观相当稳定。由此推断,价值观的演变只能源自代际之间的变化。换句话说,假如说当前美国年轻人偏左,而年长者偏右,在新一代人掌控社会后美国会持续左倾。然而,年轻一代极度左倾碰上共和党内核越来越坚硬的现象,最终可能导致左右冲突愈发激烈。


若真正要达到思想的改革,并不是所有人都变成同样的思想,而是年轻人需要意识到美国思想深处的遗留问题——比如霸权主义思想和殖民主义残余,最终寻找到新的平衡点。当前,美国的思想已经走歪了,越来越偏执,越来越暴力,所以非常需要进行一场必要的思想革命。美国社会不缺少真正的思想家,很多学者对当前国际社会形态和人类未来发展趋势有清晰的了解。可惜的是在冷战结束后的几十年中,美国的思想界似乎处于半休眠状态,缺乏活跃的思考。众多思考都集中在盲目的自我膨胀之中,很多言论谈的都是美国体制的优越感。有一些批评的声音也往往仍局限于两党斗争的框架之下。即便是特朗普四年破坏性执政尾声、拜登赢得选举,不少人仍在骄傲地说美国制度的自我纠正机制起到了作用,孰料1月6日冲击国会事件的出现。这种盲目的自豪感,恰恰忽视了最根本、最核心的问题。如若美国继续偏执与自傲,拒绝必要的改革,最终只会毁掉自己的根基,迈向不可知的未来。

只有年轻一代能认清这一点,从人类整体的角度来观察、讨论、解决美国的问题,影响美国社会、政治和教育的进步,那么美国思想界的真正变革才真正指日可待。如果成真,可以预见到美国思想的积极变化,未来会成为造福美国、有益世界的一股“清流”。


结语


当前的种种问题,使得美国当前面临着政治体制“僵尸”化的威胁。美国政治界与思想界缺乏敢于反省,勇于自我解剖检讨,善于发现自身病变的智者和勇者,因为他们许多都沉浸于树敌与制裁的心态之中,较少冷静思维。他们对这个社会、对任何接近美国实力的国家都容易产生误解和仇恨,这的确是美国自身的悲哀,也是世界的不幸。因此,美国需要有做出重大社会变革的勇气,实现“平等”:种族平等,国家平等,政治平等,文化平等。做到这一点,没有真正的勇气是不行的。


唯有真正的改革开放,唯有真正触及灵魂的思想变革,美国才能成为一个正常国家、成为世界的朋友。美国资深外交家基辛格在其《世界秩序》一书中写的明明白白:“美国笃信自己的道路将塑造人类的命运。”所以美国统治阶层一直把自己奉为“灯塔”,他们“深信自己国内的原则放之四海而皆准”,是普世价值,这正是美国坚持干涉他国事务,企图称霸天下的初心。可是,现在世界面临百年不遇之大变局,世界在变,美国也需要变,而且需要大的变革,才能适应这个时代的需求,才能担负它应该承担的国际责任。


总而言之,在过去的十年中,美国社会并没有变得更开放,更包容,相反社会分裂加剧,种族矛盾日益尖锐,贫富差距与日俱增,特别是激烈的阶级矛盾愈演愈烈,成为美国人民抹不掉的一个心病。尤其是美国民众的生活热情与工作积极性陷入低谷。人们对美国的政治充满了疑虑和不信任。十年前,我们呼吁美国要改革开放,可是十年过去了,美国没有一丝一毫的改革开放举动,相反却在闭关锁国的领域越走越远,难怪不少有识之士感叹:美国正走进政治体制的死胡同,如果继续固执下去,世界上没有力量可以拉美国走回正道!本着对世界人民负责的态度,应继续理直气壮地敦促美国“改革开放”,避免成为“鲸爆”国家。唯“改革开放”,才能再次“振兴美国”。


(欢迎关注人大重阳新浪微博:@人大重阳 ;微信公众号:rdcy2013)

           

来源: www.rdcy.org/index/index/news_cont/id/691674.html
1

阅读:935604 | 评论:0 | 标签:美国

想收藏或者和大家分享这篇好文章→

“报告:《警惕“鲸爆”!再督促美国改革开放的诚恳建议》全文”共有0条留言

发表评论

姓名:

邮箱:

网址:

验证码:

公告

收集世界领先的智库成果和文章,为国家发展贡献技术力量。
推荐智库网站请在 关于 页面留言

标签云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