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新认识商业文明,先要重新认识企业家精神-9游会

汇集中国顶级高端智库研究成果,一站阅读中国智库优秀文章

重新认识商业文明,先要重新认识企业家精神

2022-01-28 04:25



重新认识商业文明
先要重新认识企业家精神
文:郭金兴  编:先知书店

古希腊哲学家赫拉克利特认为,世界永远处于变化之中。变化蕴含着机会,企业家就是那些能够创造性的把握和利用这些机会,以实现个人抱负的群体,而这种创造性、能动性和有所作为的进取心就是所谓的企业家精神,这是发明创造、技术突破和社会进步的重要源泉。


这种创造性古已有之,甚至是人类普遍存在的一种天性,火种的保存与语言的发明就是明证。然而,仅有这种创造性似乎并不能保证经济社会的持续发展。


在人类漫长的历史中,尽管曾经有过某些重大的进步和突破,也曾经出现过高度发达的古代文明,但是以持续的技术进步和人均收入水平不断提高为特征的现代经济增长,在工业革命之后方才出现。


那么,从历史经验来看,企业家精神因何受到了抑制,或者说何种社会条件才能培养和激发企业家精神?

企业家与其他个体一样,其行为是由预期的收益和成本决定的,因此,他们能否发挥企业家精神,以及是否将其运用于生产性活动,取决于文化和制度等社会条件,正是这些社会条件决定了企业家采取各种行动所面临的激励和约束。


首先来看文化。文化塑造人们的世界观和价值观,从而决定每个人对世界和社会的感知,这从总体上限定了企业家所能利用的机会。有关各种行为是否正当的认知,在很大程度上还会决定企业家所能获得的非物质回报。


马克斯·韦伯将资本主义精神和制度的崛起归之于新教伦理的勃发,这一观点已为人所熟知。与之类似的,乔尔·莫克尔认为中世纪以后欧洲的启蒙运动使其世界观发生了重大的转变,即不再认为人类社会是神秘莫测、亘古不变的,而是通过理性可以认知和改造,从而实现不断进步的。这就为企业家精神的兴盛创造了条件。


因为在一个一成不变的社会中,人与人之间的互动只能是零和博弈,企业家行为也必然是非生产性和分配性,只会扰乱正常秩序,引发社会动荡,因而创新和企业家精神受到普遍抑制,而战争成为挥霍创造性和博得利益、声望与地位的正当途径。


从这个角度,也许我们就能够理解为何东西方传统文化都会贬抑经商活动,将其斥之为不正当、不道德的行为,这显然降低了企业家的社会回报。在一个秉承进步主义世界观的社会中,创新和创造被视为增长和进步之源,伟大的企业家成为社会推崇的偶像和英雄,这必然会激励企业家精神的蓬勃发展。

文化的包容性是发挥企业家精神的必要条件之一,因为无论是思想还是技术,真正的创新在一开始时都是某种“异端”。在一个排斥异端的封闭环境中,真正有创造性的企业家很难脱颖而出。


按照熊彼特的观点,无论在企业还是在政府部门,将保守视为美德的管理者都只是循规蹈矩的“官僚”而已。17世纪法国对胡格诺派新教派的迫害使其大量流亡英国,为后者工业革命的兴起提供了重要的技术与人力资源,20世纪纳粹德国对犹太人的迫害则是另一个明显的例证。


发挥企业家精神还需要一系列的制度支撑,其中最重要的是切实有效的产权保护。如果对于财产未来的使用和收益缺乏信心,人们就会失去投资的动力,同样也没有动力去施展自己的企业家才能。历史经验表明,对产权的侵犯经常来自于王权和政府,因此,通过法治来有效地约束政府被视为保障产权和促进增长的重要条件之一。


正因为如此,英国在1688年光荣革命之后逐渐确立了议会相对于王权的合法权力和优势地位,这为18世纪的工业革命奠定了重要的制度基础。对王权和政府的限制还有另外一个重要的功能,即消除一切不必要的特权、垄断、许可和限制,以创造一个更具竞争性的市场环境,促进企业家才能由非生产性活动转向生产性活动。


这并不意味着政府完全的自由放任或者无为而治,恰恰相反,为企业家精神创造一系列必要的社会条件,都需要政府积极而有效的作为。这至少包括以下几项基本内容。



一是一个成本可以承受的专利保护制度,以实现两个重要的目标,即为企业家的创新活动提供必要的激励,同时促进知识和技术的传播。缺乏有效的专利保护,必然导致“山寨”成风甚至形成一种文化氛围,这会降低创新者获得的经济回报和非物质回报。


但是专利制度也不可避免地会产生产权纠纷,甚至沦为“专利流氓”用来不当获利的工具。显然,如何形成一套行之有效的专利制度,是每个致力于创新的政府必须要解决的问题。

二是有助于发扬企业家精神的金融体系。企业家的创新活动需要通过金融体系调动大量的资源,也需要金融体系为各种交易活动提供便利。即便在古代,创建稍具规模的企业和拓展企业的9游会的业务范围,仅靠自身的积累也难以完成。


因此,一个灵活有效的金融体系肩负着挑选真正创新者的重任。通过金融体系,只有将更多地资源配置给那些富有企业家精神的群体,社会总体上才会更具活力,更有效率,创新和增长的速度也才会更快。


三是其他的软硬件基础设施。企业家的各种创新活动需要有人才作为支撑,因此公共教育体系的发展和进步至关重要。而且,不同发展阶段有不同类型的创新活动,需要的人才特质也会有所区别。

比如,在经济赶超阶段,模仿创新是主要的创新方式,因此基础教育和工作纪律可能更为重要;实现经济赶超以后,前沿创新成为主要的创新方式,教育的中心就应转向高等教育和创新思维。历史经验还表明,道路交通和信息交流等基础设施同样重要。

对我们这个以创新作为基本发展战略的国家,了解历史上企业家精神的兴衰,无疑具有重要的借鉴意义。不难发现,当前对企业家精神的很多抑制因素,在各个国家的不同时期都曾经出现过,是发展与转型中必然会遇到的问题。


幸运的是,根据历史的经验,我们大概可以归纳出发挥企业家精神需要具备何种社会条件,但不幸的是,历史同样告诉我们的是,文化和制度都存在很强的惯性,如何实现这些条件,仍有待于艰难的探索。




说,“每个人改善自身境况的一致的、经常的、不断的努力是社会财富、国民财富以及私人财富所赖以产生的重大因素。”而在这个过程中对经济起到重大促进作用的,就是企业家和他们的企业家精神。

不理解企业家精神,就很难理解市场演化的强大;不理解企业家精神,就很难理解计划经济为什么行不通;不理解企业家精神,也很难理解我们每天都处于其中的企业是怎么一回事。

然而,事实是,对企业家精神的研究,一直处于经济学的边缘,甚至,企业理论里也很少有企业家精神。商业的力量是如此强大,企业家精神和创新是如此重要,那么,为何我们距离商业文明还如此遥远?

百万读者都在读















由fmba历届校友推荐的文章集锦,9游会的版权属于原作者



来源:
0

阅读:978164 | 评论:0 | 标签:自媒体

想收藏或者和大家分享这篇好文章→

“重新认识商业文明,先要重新认识企业家精神”共有0条留言

发表评论

姓名:

邮箱:

网址:

验证码:

公告

收集世界领先的智库成果和文章,为国家发展贡献技术力量。
推荐智库网站请在 关于 页面留言

标签云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