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文:从未来看现在的中国风险-9游会

汇集中国顶级高端智库研究成果,一站阅读中国智库优秀文章

王文:从未来看现在的中国风险

2021-03-23 16:00

作者王文系中国人民大学重阳金融研究院执行院长、中美人文交流研究中心执行主任。本文刊于2021年3月23日《环球时报》英文版。

本文在报纸版面


中美高层阿拉斯加会晤前,不少记者采访我对此的期待。我的回答是,没有什么期待,但见面就是好事。果然,拜登执政以来的中美第一次战略对话,没有微笑握手照片,没有共同声明,留给世界的似乎只有争吵。


其实,这是预料之内的。中美关系陷入建交40多年最恶化的紧张关系中。拜登执政后,明确以“战略耐心”将中国视为最大竞争者,将特朗普对华遗产视为新一轮对华博弈的筹码,美国社会对中国崛起的消极看法前所未有,两党对华遏制策略空前一致,拜登政府内少壮派官员对华“鹰派”架式明显,科技压制、贸易脱钩、人权挑衅、主权干预仍将是美国对华惯用手段。阿拉斯加的紧张氛围,只是中美较长时间内的紧张常态的一个序曲而已。


除了中美紧张关系,中国崛起面临的外部风险还有许多。最令人担心的是,周边军事安全困境。近年来,美国对中国边海抵近侦察与军事骚扰之势未减,限制中国军力于第一岛链的战略企图不变。“台独”势力高涨,边境争端频繁,中国在台海、南海、边疆卷入军事冲突的风险概率在加大,加之数字时代军事科技更新迭代节奏加快,一些境外极端势力也盯上中国,中国不得不面对来自多方因素的“诱战”、“耗战”、“混战”的安全困境。


大国责任陷阱也需要关注。近年来,西方长期对异质文明存在的偏见与傲慢,常借气候变化、生态环境、人权标准、债权陷阱等议题,炒作中国所谓“大国责任”,尤其是拿一些中国企业走出去的纰漏与瑕疵借题发挥,以双重标准,试图强化西方话语霸权,掌控“中国是否负责”的评判权,抹黑“一带一路”,扭曲中国战略意图,转移国际舆论注意力,推卸本国应有责任,增加中国发展成本,抑制中国崛起速度。


跨国投资风险也在加大。近年来,中国对外投资规模、范围与深度均不断扩大。截至2019年底,中国境外企业已超过4.4万家,分布在全球188个国家地区,境外资产总额7.2万亿美元,其中60%以上都集中在租赁商务、建筑制造、采矿能源、交通基建、批发零售业等“重资产”,存量大,周期长,套现难,风险系数高,很容易成为当地极端势力、仇华势力、不法势力的冲击目标。稍有不慎,就可能血本无归,还有可能搭上性命。


海外公民威胁在增多。近年来,超过半年以上的海外学习、务工、就业的中国国籍人口据估计已超过500万。中国年均境外旅游人数已超过1.5亿人次,且深度游、偏远地区游的人数在增加。国家崛起与文化习惯所致,全世界对中国人的财富印象往往是“有钱,且爱带现金”,这导致海外公民受到偷窃、抢劫、绑架、恐袭的现象层出不穷。外交部全球领保与服务电话12308日均人工接近海外中国公民所难求助电话1100通,可以预见,未来海外人身安全的保护仍将是中国捍卫国家利益的重中之重。


同时存在的,还有许多倒灌的外部风险。新型传染病毒、跨国犯罪、资本市场波动频繁,汇率战、货币战、反全球化浪潮、,极端主义、恐怖主义与分裂主义等等,都有可能伺机破坏中国发展。


在这篇专栏中,罗列那么多外部风险,是希望客观地与读者分享,对崛起的难度,中国决策层是有战略预判的。3000年中华民族史从未像现在这样与世界广泛交融,从未像当下这样具有广泛的全球影响力,也从未像如今这样在国家崛起进程中牵扯过多的外部头绪。


对这些风险的战略判断,决不是对未来不确定性的恐慌与惧怕,更不是对长久以来的发展积累、当前的经济社会繁荣的否定与懊恼,相反,是评估现实境况与未来走势的客观冷静与实事求是,更是对外部风险与潜藏危机的坦然与自信。


近年来,中国加速走近世界舞台中心,但中心区往往也是风暴眼。回顾大国史,那些曾在世界舞台中心的大国,肯定是国际聚光灯的受瞩目者,同样也是与矛盾、风险、利益纠葛最多的策源国。


但中国人有自信,过去十年,中国相继成为全球最大制造业国家、全球最大货物贸易国家、全球最大消费市场,未来5-10年,中国极可能超过美国跃升为全球最大经济体。等那个时候,再回过头看阿拉斯加会谈,就根本不算是什么风险了。


(欢迎关注人大重阳新浪微博:@人大重阳 ;微信公众号:rdcy2013)


来源:
0

阅读:1011907 | 评论:0 | 标签:中国

想收藏或者和大家分享这篇好文章→

“王文:从未来看现在的中国风险”共有0条留言

发表评论

姓名:

邮箱:

网址:

验证码:

公告

收集世界领先的智库成果和文章,为国家发展贡献技术力量。
推荐智库网站请在 关于 页面留言

标签云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