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话:中欧关系面临怎样的挑战?(天风宏观宋雪涛)-9游会

汇集中国顶级高端智库研究成果,一站阅读中国智库优秀文章

对话:中欧关系面临怎样的挑战?(天风宏观宋雪涛)

2021-03-30 08:15

时间:2021-03-28(周日) 17:00-18:00

主持人:天风证券宋雪涛          联系人:天风脉动

嘉宾:冯仲平教授(中国现代国际关系研究院副院长、博士生导师,中国欧洲学会副会长,中央党校、政法大学兼职教授)

宋雪涛:各位投资者大家下午好!我是天风宏观宋雪涛,感谢大家参加今天电话会议。近期欧盟暂停了对中欧投资协定的审议会议,中欧关系走向出现不确定性。今天我们请到中国现代国际关系研究院副院长、博士生导师冯仲平教授分享他对中欧关系的研究。

第一部分、中欧投资协定

宋雪涛:中欧投资协定的主要内容是什么?

冯教授:2013年欧盟开始和中国讨论投资协定,目的是解决两个问题。第一个问题是市场准入的不对等,中国市场对欧洲投资没有完全开放;第二个问题是经贸竞争的不公平,主要涉及国企补贴、贷款倾斜和公共采购等方面。经过7年时间和35轮谈判,中国在市场准入和公平竞争方面做出了很多承诺,双方对协定的主体内容达成了一致。中欧投资协定主要包括三部分内容,第一部分是市场准入,第二部分是公平竞争,第三部分是可持续发展。其中可持续发展部分对环境保护和劳工权益做出了规定,强调不得以破坏环境和强迫劳动为代价吸引外国投资,实际是欧盟对自身竞争力的保护。值得一提的是,协定没有对投资保护做出规定。如果加入投资保护条款,需要欧盟每个成员国议会批准才能生效;但目前的协定只需要欧洲议会批准即可。除爱尔兰外,欧盟其余26个成员国与中国都签署了包含投资保护条款的双边投资协定,这些双边协定在中欧投资协定生效后仍然有效。

宋雪涛:中欧投资协定的签署有什么意义?

冯教授:第一,在美国特朗普政府推动与中国脱钩的背景下,和欧洲保持紧密的关系对中国来说非常重要。这是国内和国际循环相互促进的重要保障。第二,欧洲市场对中国将继续保持开放。第三,投资协定的签署和生效能够在很大程度上缓解过去10多年中欧关系中的矛盾和摩擦。中欧关系的矛盾主要来源于欧洲对中国开放不对等和竞争不公平的两大不满,如果这些问题得不到解决,欧盟对中国的施压不会结束。

宋雪涛:中欧投资协定的正常推进流程如何?双方有无对时间节点做出约定?

冯教授:受疫情影响,2020年12月30日中欧通过一个小范围的视频会议宣布了谈判的结束,实际上有很多细节问题诸如文本、翻译等还没有完全敲定。后续正常的流程是,双方签署协定并进行审批,审批后协定正式生效。协定没有对时间节点做出约定,但之前双方的判断都是2022年可以走完流程。现在协定推进流程受到了一些干扰,未来中欧关系挑战将有增无减。首先,由于政治原因,欧洲议会暂停了对投资协定的审议。其次,协定生效前中欧关系可能出现进一步趋紧,不排除恶化。我的判断是中欧经贸关系不会恶化,但经贸关系和政治关系是相互影响的,需要警惕经贸关系政治化的倾向。最后,欧美的协调可能带来进一步压力。特朗普政府外交上推崇美国优先,拜登政府外交上重视联络盟友。在某些问题上欧盟可能会和美国联合立场,迫使中国做出让步。

第二部分、欧盟对华政策和政府换届影响

宋雪涛:欧盟最新的对华政策出现了什么变化?

冯教授:2019年3月12号欧盟发表了新的对华政策文件,可以看作欧盟对华政策的一个分水岭。欧盟首次将中国定位为既是九游会j9官网ag登录入口的合作伙伴、又是经济技术竞争者和制度性对手的复合身份。在某些领域,例如气候变化、伊朗问题、朝鲜问题、大规模杀伤性武器的扩散问题、wto的改革问题,中国和欧盟可以合作、可以谈判;在技术领域、经济领域,中国已经成为欧盟的竞争者;在意识形态方面,认为中国是欧洲的制度性对手。过去欧盟的整体态度是,中国的崛起对欧盟来讲机遇大于挑战;但现在这个判断开始出现了变化。欧盟对华的态度一方面取决于经济上的考量,另一方面取决于所谓价值观和国家安全,中国在欧洲国际上投资、收购高技术产业会越来越受到严格审查。

宋雪涛:拜登上台会对中欧关系产生什么影响?

冯教授:欧美在应对中国崛起方面有共同的利益,但他们在中国问题上的分歧也是一直存在的。欧美的利益主要有两点共通之处。首先,欧美都认为中国不公平竞争,需要在市场开放、知识产权、技术转让方面做出让步。其次,欧美要在高尖技术领域限制技术对中国的出口、阻止中国与西方技术领域的合作。拜登上台后欧盟发布了《应对全球变局的欧美跨大西洋议程》,明确提出要联合建立欧美技术理事会。欧美的分歧之处在于欧盟反对与中国经济脱钩。作为出口型经济,欧盟非常重视中国市场,不会轻易和中国搞对抗。欧盟的判断是,中美关系会主导21世纪,最符合自身利益的做法是走自己的路,不完全倒向美国一边,但在意识形态和共同价值观方面会和美国靠得更近。未来美国可能会利用中东欧国家对其安全上的依赖,阻止欧盟向中国过度靠拢。

宋雪涛:后默克尔时代的德国对中国可能采取怎样的政策倾向?

冯教授:这是一个重要问题,因为欧盟对中国的政策一定程度上反映了德国的态度和立场。2016年起中国取代美国成为了德国的第一大贸易伙伴,默克尔政府重视经济利益,德国在中欧投资协定的签署过程中起到了很大作用。默克尔已经不愿谋求连任,很多人希望下任领导人把意识形态问题纳入考虑。后默克尔时代中德关系乃至于中欧关系可能会发生一些转变,不确定性较强,还需进一步观察。我的个人见解是,后续中欧经济上的合作还会继续,但我们需要做好意识形态对抗常态化的心理准备。欧盟过去一直认为市场经济和与中国的合作能够使中国政治发生变化,但它们现在认为这种变化不可能发生,意识形态的对抗将成为常态化问题。

第三部分、问答环节

提问:疫情缓解复工加速后,欧盟对本地产业的保护意愿是否会出现强化?

冯教授:疫情期间欧盟在抗疫物资、医疗器械、医疗装备方面对中国的需求特别大。这使得2020年中国超过美国成为了欧盟的第一大贸易伙伴,也使得欧盟注意到了医疗产业对中国过高的依赖。疫情后欧盟会开始调整医疗产业链的布局;但除了这一特殊领域,欧洲推动经济复苏会给中欧经济关系创造更大的合作空间。为了在经济复苏的同时实现经济转型,欧盟通过了1.8万亿欧元的经济复苏计划,绿色经济和数字经济将成为中欧合作的两个重点领域。

提问:中国如何应对中欧关系的变化?

冯教授:过去中欧关系主要受经济利益和意识形态影响,现在第三个因素安全性变得越来越重要。欧盟今后对华政策既会考虑所谓人权、民主问题,也会开始考虑中国投资的安全性问题。中国一方面要保持定力,认识到中国市场对欧盟具有重大吸引力;另一方面也要做好准备,要注意到欧盟对中国的警惕和防范,要明白政治的干扰可能会有所加强。

 团队介绍

宋雪涛 宏观团队负责人

美国北卡州立大学经济学博士,2018-2020年金牛奖最具价值分析师,2019年金麒麟新锐分析师,2020年入围新财富和水晶球最佳分析师,金麒麟最佳分析师,发表有央行工作论文、cf40金融书籍和多篇学术论文。


向静姝

伦敦商学院硕士,主要负责海外宏观和大类资产研究。曾任职于英仕曼投资旗下核心量化对冲基金ahl。


赵宏鹤

中央财经大学金融学硕士,主要负责国内宏观经济和政策研究。曾任职于中国出口信用保险公司发展战略部。


林彦

武汉大学金融工程硕士,主要负责大类资产配置研究。曾任职于弘尚资产。


郭微微
武汉大学金融学硕士,主要负责行业比较和产业趋势研究。


来源:
0

阅读:522648 | 评论:0 | 标签:自媒体

想收藏或者和大家分享这篇好文章→

“对话:中欧关系面临怎样的挑战?(天风宏观宋雪涛)”共有0条留言

发表评论

姓名:

邮箱:

网址:

验证码:

公告

收集世界领先的智库成果和文章,为国家发展贡献技术力量。
推荐智库网站请在 关于 页面留言

标签云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