砸2万亿搞基建,拜登能在前任们失败的地方成功吗?-9游会

汇集中国顶级高端智库研究成果,一站阅读中国智库优秀文章

砸2万亿搞基建,拜登能在前任们失败的地方成功吗?

2021-04-02 15:25

受访者王勇系北京大学国际关系学院教授、北京大学国际政治经济研究中心主任、中国人民大学重阳金融研究院高级研究员,本文刊于4月1日上观新闻。



3月31日,美国总统拜登如期在“钢铁城”匹兹堡发表演讲,推出未来8年、总额约2.25万亿美元的基础设施建设一揽子计划。拜登信誓旦旦地说,它将促进就业、刺激经济、帮助美国赢得与中国的竞争。


分析人士指出,尽管民主党人理想很丰满,但外界围绕支出规模、投资项目、资金来源仍有较大争议,基建计划最后能以何种形式呈现,能产生多大刺激效果,还要看国会两党能在多大程度上各取所需、达成妥协。


四大看点


拜登选在匹兹堡一处不起眼的木工培训中心发表讲话。他一身西装打扮、身后两排簇新的美国国旗,与四周木板随意摆放、暖气管道裸露的环境形成对比。


这项总额约2.25万亿美元的大规模基建计划学名“美国就业计划”。拜登在讲话中“划重点”,它是美国二战以来最大的就业计划,目标就是促进就业、让经济发展、让美国有能力赢得与中国的全球竞争。


当天晚些时候,雄心勃勃的基建计划冲上美国各大媒体头条,几大看点引发关注。


其一,钱投到哪里?未来8年,总额2.25万亿美元的基建“蛋糕”切分为几部分:6210亿美元用于改善交通基建;5800亿美元用于振兴制造业、研发创新与劳动技能培训;4000亿美元用于改善老弱病残者护理服务;1000亿美元用于数字基建;剩下资金用于其他领域。


其二,钱从哪里来?拜登希望,它将由政府增加企业税来提供资金,计划15年内完全偿付。具体而言,联邦企业所得税税率从目前的21%上调至28%,企业海外利润的最低税率从10.5%提高至21%,以限制美国企业海外避税、激励它们在国内扩大投资。


其三,2.25万亿只是一只“靴子”。拜登的经济复苏计划分“两步走”,本次的基建计划只是第一步,侧重于传统基础设施。几周后,还将推出规模相当的第二只“靴子”,聚焦“人文基础设施”,即教育与医保领域,名为“美国家庭计划”。


其四,多次提及与中国竞争。比如,美国的插电式电动汽车市场只有中国的三分之一,这种情况必须改变。再如,过去25年里,美国是少数几个公共研发投资占gdp比例下降的主要经济体之一,而中国这样的国家正在大力投资于研发。


多重考量


有人质疑,白宫不久前刚推出1.9万亿美元的疫情纾困计划,眼下为何又匆忙砸下2万亿美元?也有观点称,眼看执政百天进入倒计时,拜登政府的待办清单仍然密密麻麻。为了“冲业绩”,白宫决定在基建项目上孤注一掷。


北京大学国际关系学院教授、北京大学美国研究中心主任王勇和复旦大学美国研究中心教授宋国友认为,拜登政府此时推出基建计划,可能有多方面考量。


其一,它反映了自上任以来贯穿拜登政府工作的一条主线:疫情救助、经济复苏。随着执政百日的临近,抛出基建计划也是拜登兑现竞选时的承诺。


其二,它诠释了民主党人长期信奉的经济哲学:通过政府干预(预算和投资)带动增长。


“美国经济形势并没有明显好转态势,仍在疫情之后温和、自然增长的过程中。此前多轮纾困方案的预算几乎用完。这将导致美国就业面临一定的问题。如今推出基建计划,反映出民主党人想通过政府的作用来带动经济增长,也想把其他诉求糅合其中。”宋国友说。


其三,它是民主党人对美国的中长期发展规划中的一环,也可能是为两年后的中期选举、甚至四年后的大选积累政治资本。


“基建计划不仅对于当下美国经济有好处——创造就业机会、拉动经济增长,更重要的是能够增强美国未来的竞争力,以便更好进行全球竞争。美国的精英层,特别是民主党人,在大国竞争方面有这样的共识。”王勇说。


“近几年来,中国在基础设施方面的表现得到国际社会公认,也引发美国国内的广泛焦虑。拜登这时候拿中国说事,一方面希望展现出美国基础设施的可竞争性,另一方面也是希望激发起美国国内的自豪感和尊严感,从而对法案通过起到促进作用。”宋国友说。


三大争议


与外界预期一致,拜登讲话结束后不久,便受到民主党人的广泛追捧、共和党人的强烈反对,以及舆论场上异常激烈的争论。争议点主要有三个。


一是,基建计划覆盖面广,内容设计宽泛,涉嫌夹带私货。


有经济学家指出,民主党人对基础设施的定义“太大”,有些社会问题非常重要,但应更有聚焦。一些共和党人认为,该计划将向制造业投入3000亿美元,鼓励企业在


“铁锈地带”选址,并支持清洁能源项目。这些主张明显带有党派政治的倾向。


二是,一揽子计划的标价太高,成本太大,得不偿失,可能造成宏观风险。


有评论称,白宫未来几周还将公布“美国家庭计划”,扩大医疗保健、儿童保育等政府支出。这两项计划的总规模介乎3万亿至4万亿美元。而过去一年美国已累计出台


约6万亿美元的财政纾困法案,政府债务负担势必加重。


但一些激进左翼民主党议员认为,拜登提议的基建投资规模远远不够。


两位专家指出,目前,美国联邦政府的债务占gdp的比重已达到140%,创下历史最高水平。基建计划将令美国异常庞大的财政赤字进一步攀升,这会加大经济过热风险,推动长期国债收益率上升,并可能造成金融市场动荡。从全球范围看,还可能带来外溢影响,让那些债务水平较高、外部融资需求较大的中等收入国家面临挑战。


三是,拜登提议将对企业加税。


共和党人称,整个基建计划是民主党人为了增税而制造的“特洛伊木马”。商界人士也普遍反对提高企业税税率,担心美国企业的竞争力会受到影响,公司会减少雇员,压缩投资,甚至迁往海外,从而拖累经济复苏的脚步。


但也有经济学家认为,增税仍有一定空间,特别是在特朗普将企业税税率从35%降至21%的背景下;更重要的是,与税收的任何抑制效应比,基建的积极影响要大一个数量级。


“基建计划的未来收益是否会超过投入,现在还很难说。”宋国友指出,这项计划最终以什么形式呈现,还要经过国会两党长时间的讨论、博弈。他们会对计划内容进行调整,其中一些经济效果更大的项目可能会砍掉,而另一些政治效果更大的项目可能会保留。因此,它能产生的经济刺激作用可能会大打折扣。


王勇说,拜登的竞选纲领就提出增税,这也是民主党的经济思想和一贯做法。未来美国增税可能是免不了的,对象不仅仅是公司,可能还包括个人、对外投资等。


一堵高墙


舆论担心,从基建计划出台后的激烈辩论可见,它想在国会“闯关”要比上次的疫情纾困计划困难得多。


宋国友指出,基建已聚集起美国国内的普遍关注,可以说现在是前几任政府时期所不具备的合适时机。但共和党在参议院仍然败事有余。未来就要看两党能在多大程度上各取所需、达成妥协。


“多年走来,美国一些地区的基础设施年久失修,但前几任总统都没能推动重建计划。”王勇说,原因何在,一是,受美国政府债务水平的影响,财政可持续性会受到怀疑;二是,资本市场反应相对冷淡。基建投资对经济的短期拉动作用相对有限,而美国经济当前过度金融化,人们更多想赚快钱。如今,民主党在国会处于有利地位,但共和党肯定会采取措施加以阻挠,并纳入自己关注的问题。


白宫期待,能在5月底取得明显的立法进展,今年夏季得到国会批准。分析指出,由于基建投资不像疫情纾困那样紧急,国会方面可能拖延更长时间。


值得一提的是,两位专家都认为,从拜登执政以来的一系列表现看,民主党内长期以来的势力对于美国政治、经济、社会发展有一套较为全面、甚至战略性的考虑。拜登政府的政策不仅仅是“小修小补”,而是蕴含中长期的规划。


“拜登是一名雄心勃勃、想要有所作为的总统。执政两个多月来,拜登政府在立法,在涉及经济、种族、社会等方面问题上都有一些较为大胆的想法。”宋国友说

“这是民主党人重塑美国国内政治的机会。但他们仍面临一堵高墙:政治分裂、党派政治极化。这是美国最大的威胁。”王勇说。


(欢迎关注人大重阳新浪微博:@人大重阳 ;微信公众号:rdcy2013)


来源: www.rdcy.org/index/index/news_cont/id/686918.html
0

阅读:700946 | 评论:0 | 标签:无

想收藏或者和大家分享这篇好文章→

“砸2万亿搞基建,拜登能在前任们失败的地方成功吗?”共有0条留言

发表评论

姓名:

邮箱:

网址:

验证码:

公告

收集世界领先的智库成果和文章,为国家发展贡献技术力量。
推荐智库网站请在 关于 页面留言

标签云

网站地图